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準許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10120170019
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
 
在线观看未18禁免费视频
 
馬臻筑鑒湖
 
分享到:
2020-11-13
 

馬臻塑像 資料圖片

  □郭恒茂

  紹興向以小橋流水、烏篷船的獨特文化名片為人稱道。然而,談及紹興城的歷史,鑒湖和被稱作“鑒湖之父”的馬臻,卻一定是繞不開的話題。

  馬臻,字叔薦,東漢茂陵(今陜西興平)人。他自幼聰穎,勤奮好學,曾游歷都江堰,被李冰的巧妙設計和工程發揮的巨大效益折服,從而立下為官濟世、治水救民的雄志。后來,在其父馬稜任會稽太守主持修筑洄涌湖時,馬臻曾參與工程施工,對會稽郡的地理形勢和水工技術均有一定的掌握。

  東漢順帝永和五年(140年),馬臻就任會稽郡太守。他到任后,深入了解民情,查勘山勢水源,進一步熟悉會稽郡山水形勢。一番踏勘后,他發現南部會稽山和北部的大海曾連成一體,會稽郡原處在這茫茫澤國。后由于海水消落向北,加之南部會稽山上游三十六源之水攜帶的泥沙逐步淤淀,才形成這片被稱為“海底撈上來的土地”。

  雖然“天時”造就了這片土地,但“地利”并不眷顧這里。

  大雨時節,南部山區三十六源之水呼嘯而下。漲潮之時,北部錢塘江潮水也會形成倒灌之勢。干旱季節,民眾卻又為缺少灌溉水源而愁苦不堪。自越人移居于此,興修堤塘、蓄淡避咸的工程措施便開始在這里“落地生根”,以應對不利時局。

  春秋時期,越王勾踐修筑吳塘,以及同一時期的苦竹塘、秦望塘、唐城塘、蘭亭塘等,雖都有調蓄水源、蓄淡避咸的功能,但在馬臻看來,如此零星分布的塘壩工程,只能是小打小鬧。要從根本上解決會稽郡水患問題,就必須化零為整,以會稽城為中心,以原本零星的塘壩為基礎,筑長堤蓄大水,集上游三十六源之水形成人工大湖。

  也許,在馬臻之前的歷任太守也曾注意到這個情況,但基于筑堤戰線長,淹沒面積大,遷移人口多,且又涉及諸多世家大族,阻力可想而知,于是大多想想便作罷。

  馬臻不同,他決定以會稽郡千秋萬代的大業為重,摒棄個人得失,于永和五年(140年)發動民眾,開始修筑鑒湖。

  剛開始工程進展并不順利,會稽郡原為退海之地,地表以下是深達數米的淤泥堆積,地基柔軟,新修筑的湖堤常常數日后便沉陷坍塌。為此,馬臻四處走訪,尋求解決之道。最后,采用松木樁強基固本,以泥土、柴竹填塞的辦法,加強了湖堤基礎的整體性和柔韌性,保證了湖堤的堅固穩定。

  為最大程度發揮鑒湖的效益,馬臻還在鑒湖湖堤上設置了斗門、閘、堰、陰溝(涵管)、水牌(水位尺),從而形成了科學的灌排體系。斗門主要設置于鑒湖和潮汐河流直接溝通處,既可排洪也可擋咸。閘、堰設置于鑒湖和主要內河溝通處,既可排洪也可灌溉。陰溝則屬于溝通湖內、湖外內河的小型輸水涵管。根據水情變化,這些工程設施適時啟閉,以調節、調度水流。

  據今人考證,馬臻所筑鑒湖堤壩東起曹娥江,西至浦陽江,全長127里,水域面積號稱八百里。鑒湖以其堤壩之長、蓄水面積之大、蓄泄設施之完備,為人嘆服。

  然而,由于工程浩大,施工中出現了人財物不足的局面。為加緊施工,馬臻不顧殺身之禍,動用了當年的賦稅和皇糧。這一舉動雖為工程的繼續開展提供了保障,但也留下了隱患。

  再者,隨著鑒湖水位的抬升,世家大族的土地、墳冢、房屋陸續被淹沒,惹惱了世家大族。他們向朝廷編織馬臻無視朝廷、耗用國庫、毀壞良田、淹沒廬冢、溺死百姓的罪名。為了壯大聲勢,他們還把族譜上一千多個逝者的名字寫在狀紙上,借以制造民怨沸騰的假象。

  狀紙到了洛陽,朝廷不問青紅皂白,很快下達了撤職查辦馬臻的詔令,且不容馬臻申辯,將其處以剝皮楦草的極刑。會稽郡百姓為馬臻之死鳴不平,偷偷將其尸首帶回鑒湖之畔安葬。

  繼任會稽太守梁旻到任后,發現馬臻所筑鑒湖屬惠民之政,所謂民怨沸騰的千余人簽名狀紙純屬誣陷,遂如實上奏朝廷,馬臻最終得以平反昭雪。為完成馬臻宏愿,梁旻和繼任的李就、殷丹、劉寵等太守,歷時十年接續施工,終于完成鑒湖工程。

  由于會稽山、鑒湖、田地、錢塘江呈現臺階式分布,所謂“湖高田丈余,田又高海丈余”。農田需要灌溉時,開啟閘門,以湖水灌田。山洪到來時,把洪水蓄鑒湖中。鑒湖蓄不下時,再打開泄水斗門,將洪水泄入錢塘江。

  經此一番治理,曹娥江以西九千頃土地得到開發,千里平疇、稻香陣陣。不僅如此,鑒湖也呈現一派魚肥藕白的繁榮景象。正如宋人王十朋所說,“越之有鑒湖,猶人之有腸胃”。

  東晉以后,到了南朝時期,以鑒湖為中心的會稽一帶逐步成為南方經濟的重心,時有“今之會稽,昔之關中”的說法。到了唐代,原鑒湖工程的玉山斗門由二孔斗門擴建為八孔閘門,進一步增強了蓄泄能力,農業生產水平有了更快提高。五代十國時期,吳越國國王錢镠還組織了對鑒湖的疏浚,并制定了鑒湖水利的管理辦法。

  北宋時,隨著大量北人南遷,鑒湖周邊人口逐步增多,土地承載力凸顯不足,鑒湖水域中淤肥的淺灘陸地成為人們開墾的目標,尤其是世家大族的侵湖掠奪更是加快了與水爭地的步伐。雖然部分官員和文人力主復湖,并引起了強烈的廢復湖之爭,但終究沒能阻止廢湖之勢。

  南宋初年,政府遷都杭州,大批政府官員、世家大族集中南移,使糧食供應更為緊迫,進一步加劇了鑒湖圍墾之風。雖然短期內墾出了湖田兩千多頃,擴大了耕地面積。但長期來看,與水爭地,破壞了原有的人水和諧關系,呈現出地多水少的格局,用水矛盾進一步加劇。圍墾鑒湖最終導致其走向湮廢,不給洪水留出路的做法,也為以后的水旱災害頻發埋下了隱患。

  鑒湖雖被圍墾,進而走向淤廢,但歷史并沒有因此忘記馬臻。

  唐元和九年(814年),政府重修馬臻墓,又建馬太守廟。北宋嘉祐元年(1056年),宋仁宗賜封馬臻“利濟王”。清康熙五十六年(1717年),紹興知府俞卿又為馬臻立“敕封利濟王東漢會稽郡太守馬公之墓”的橫置墓碑。時至今日,地方民眾仍在每年的農歷八月十四日舉行廟會,以表達對這位治水先賢的感恩與懷念。

  來源:中國水利報 2020年11月12日

郭恒茂
責任編輯:尼冰琳
相關新聞
 
秦始皇與黃河文化
2020-2021調度年山東省膠東地區引黃調水全面啟動
山東黃河進入凌汛期 防凌準備工作全部完成
黃河濕地引來遠方來客
構筑生態城市“五水統籌”大格局 助推黃河三角洲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
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     

主辦:中國水利報社 設計制作/維護管理: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 編輯部電話:010-63205285,18511059159 業務聯系:010-6320528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