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準許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10120170019
  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  
 
 
 
 
在线观看未18禁免费视频
 
靳輔治河
 
分享到:
2020-11-13
 

  □夏厚楊

  康熙十五年(1676年),黃、淮同時發生洪水,碭山以東,黃河兩岸決口達21處。黃河倒灌洪澤湖,高家堰決口,淮揚四州縣被淹。在江蘇淮陰以下到入海口,長達150公里的黃河河道嚴重淤積,“經濟命脈”京杭運河河道遭到嚴重破壞。康熙十六年(1677年),時任安徽巡撫靳輔臨危受命擔任河道總督一職,承擔治河重任。

  臨危受命承擔治河重任

  靳輔任河道總督后,帶領助手陳潢歷時兩月逆行千里,巡視黃、淮形勢及沖決要害,并秉承康熙帝“務為一勞永逸之計”的諭旨,提出自己的治河指導思想:“治河當審全局,必合河道、運道為一體,而后治可無弊”。他還向皇帝呈上《經理河工八疏》:

  一是“挑清江浦以下,歷云梯關至海口一帶河身之土,以筑兩岸之堤”,即加深從清江浦到入海口的黃河低洼河道,利用已經撈取到的淤泥建造黃河兩岸的河堤。工期計劃是二百日,后延長至四百日。

  二是“挑洪澤湖下流,高家堰以西至清口引水河一道”,即通過維修和加深導引渠來控制黃河上游的泥沙淤積,這些導引渠用以滿足清口的需要,并促進清水的順暢流動,從而將黃河的淤泥沖刷到大海里。

  三是“加高幫闊七里墩、武家墩、高家堰、高良澗、至周橋閘,殘缺單薄堤工,構筑坦坡”,即通過受力面傾斜的方法修補和加固高家堰,以此來減輕洪澤湖波浪沖擊帶來的破壞。

  四是“并堵塞黃淮各處決口”,即對于黃河與淮河的所有決口之處進行除險加固。

  五是“閉通濟閘壩,深挑運河,堵塞清水潭等處決口,以通漕艘”,即用北起清口南到高郵州清水潭的運河段的泥沙加固大運河的東、西大堤。

  六是“錢糧浩繁,須預為籌畫,以濟工需”。

  七是“請裁并河工冗員,以調賢員,赴工襄事”。

  八是“請設巡河官兵”。

  治河方針的提出表明靳輔從治河之日起就樹立了全局觀。正如他多次強調“凡大工之興,先審其全勢,全勢既審,必以全力為之”,從而扭轉了過去只求“保運”、不管治黃而造成的被動局面。這種全局觀是靳輔治河思想中的一個創新點。

  多措并舉深耕治河工程

  治河首要在于疏浚。靳輔提出在清江浦以下到海口三百多里的河道內,采取“疏浚筑堤”并舉的辦法,用所挖引河之土修筑兩岸堤防,以達到“寓浚于筑”的目的。這項工程從康熙十七年(1678年)動工,使淤塞十年的海口開始通流,為其他工程的進行創造了有利條件。至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五月,大見成效。

  興建清口工程。為利用淮河以清刷黃,靳輔大挑清口,在淮河出湖口開掘張福口、帥家莊、裴家場等五道引河,再將五道引河會于一流,集中水勢,由清口入黃,使河、淮并力入海。清口工程于康熙十七年(1678年)年底完工,清口大治。

  建設皂河工程。靳輔發現宿遷西北四十里皂河集溝渠斷續,有舊淤河形一道,因而上疏要求開通。他于康熙十八年(1679 年)十月,挑新浚舊,另開皂河四十里于駱馬湖之旁,上接泇河,下達黃河,行舟安全,便于河運。又自皂河迤東,歷龍岡、岔路口至張家莊二十里,挑新河三千余丈,并移運口于張家莊,以防黃水倒灌。此項工程自康熙十九年(1680年)動工,至康熙二十年(1681年)竣工。這項工程是靳輔治黃保運的一大創舉,不僅防止黃河內灌,而且保證漕運的暢通無阻。

  堵塞決口。當時,黃河兩岸決口21處,高家堰決口34處,而且堵塞有難易,情況各不同。靳輔因地制宜,靈活處置。如堵塞決口時必須采取先塞小口,后塞大口的原則。經過精心處理,遂將小口門一一堵合,最后楊家莊大工,使黃河歸入正流。

  修堤筑壩。靳輔吸取潘季馴不重視近海堤防的教訓,在上起河南、下到海口附近都修了堅固的堤防,創筑了從云梯關外到海口的束水堤一萬八千余丈,并對高家堰進行重點培修加固。

  閘壩分洪。鑒于黃河“上流河身寬,下流河身窄”,靳輔沿用潘季馴減水壩的辦法,在江蘇碭山以下至睢寧間窄河段,因地制宜地在兩岸有計劃地增建許多減水壩,以備異常洪水分洪之用。如遇黃淮并漲,即開泄黃河北岸減水壩;若黃漲淮落,則南北兩岸減水壩并開,讓南壩分出的黃河水沿程落淤澄清,流入洪澤湖,再從清口入主河道,以防黃河倒灌之虞。

  疏浚運道,黃、運分離。為進一步解決漕運問題,靳輔從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起,自駱馬湖,沿黃河北岸,于遙、縷二堤之間開渠,歷宿遷、桃源至清河仲家莊出口,名曰“中河”。漕河可由清口直渡北岸過仲家莊閘至張莊運口,從而避免由黃河漕運90公里之險,便利了漕運的往來。自此,黃河專司泄洪,運河專司漕運,兼泄沂、泗洪水,結束了“黃、運合一”的歷史。

  靳輔十余年的治河,改變了清初以來河患嚴重的局面,保證了漕運暢通,使黃河河道趨于安穩。靳輔死后,康熙帝在最后一次南巡時曾對其高度評價:“今年朕南巡閱河,沿河百姓無不稱頌靳輔所修工程極其堅固。自明末流賊李自成決壞黃河之后,一經靳輔修筑,至今河堤略不動搖,皆其功也。且開中河而糧船免行一百八十里之險,此可以尋常目之乎,前后總河皆不能及,地方軍民俱有為靳輔立碑之意,但畏張鵬翮耳。靳輔歿已十余年,無有為之舉奏者、然功不可泯也。”

  靳輔治河,不僅使黃河下游免除幾十年的水患,而且對清代經濟社會發展都有重大影響,意義深遠。

  來源:中國水利報 2020年11月12日

夏厚楊
責任編輯:尼冰琳
相關新聞
 
秦始皇與黃河文化
2020-2021調度年山東省膠東地區引黃調水全面啟動
山東黃河進入凌汛期 防凌準備工作全部完成
黃河濕地引來遠方來客
構筑生態城市“五水統籌”大格局 助推黃河三角洲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
歡迎訪問“中國水利”網
     

主辦:中國水利報社 設計制作/維護管理: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投稿信箱:abc@chinawater.com.cn 編輯部電話:010-63205285,18511059159 業務聯系:010-63205284